梵净山寺庙知多少
2013-09-04 19:47:0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赵幼立

 梵净山佛教兴盛时期,其寺庙建筑一般认为有四大皇寺、四十八觉寺,呈众星拱月之势。“众星拱月”,关于这种布局,现在是无从考证。至于四十八觉寺,那更是无法确认。在梵净山麓,知名的寺庙都有许多重复,更还有许许多多不知其名的寺庙遗址。前几年我曾考察过梵净山西南麓的罗蒋寺,该寺以前从未见于志书。近年,我又二次考察了江口县太平乡白鹤山上的古寺遗址,其云里雾里的感觉更加明显。

遗址默默叹辉煌

本人身处铜仁,所以就特别关注身边铜仁发生的新闻。某日《铜仁日报》说梵净山麓发现新的寺庙遗址,为“道场”增添了新的证据,而且还附上了很大的“双塔”照片。从那时起,我就想去实地看一下,眼见为实吗。

乘汽车往梵净山,在太平乡街上往左折转,过乡政府至公路尽处,弃车而登山,在山上与山下的旅游公路平行,至白鹤山村民组。这里是高山顶上的一个间歇,四围青山环抱,中有六七十亩良田,一二十座青瓦木屋在左手边的山根顺势而建,虽然靠山也有几座,但总体上还是呈一字排开。木屋后山林木繁茂,郁郁葱葱。木屋前有一小沟,山水终年不枯,偶或有潺潺之声。此处的现代建筑就是那泥筑的烤烟烤房,但那黄土色看不出新旧,更看不见现代的气氛,倒是那黑色的电线从这家牵到那家,说明这山民仍然有现代的照明与粮食加工。站到山的对面,那几数草垛倒映在水田里,就是一幅绝妙的世外桃源图。

当时我认为,白鹤山仅此而已。可佛贤带着我们往右一转,沿路往山上行百余米,那是山顶的山巅了。原来,古寺遗址就在这山巅之上。首先,这选址就令人十二分佩服。在远离喧闹的桃源深处,清静而不清冷,不仅有动听的鸟鸣,还有翻飞的白云。特别是举目前瞻,良田万亩,云山万里,令人心旷而高远,神怡而爽舒……再看那梵净三峰组成的万里睡佛,心中自有祥云涌动,佛像万千。古寺建在这里,怎不空灵而飘缈?

遗址就在左手边,近一米厚的残墙还有两米高,上面杂乱地丢放着农民耕作时抛上去的块石,杂草藤蔓又将其穿上一层绿衣。基坪前部分都长满了庄稼,后部分则完全在荒草荆棘的遮掩之中。我捞开荆棘,竟然发现一处残墙,还是料石竖砌而成。这遗址有多少间,似乎在可数与不可数之间,但总宽有16米,总长在70米以上。当地人指了一个正殿的位置给我们看,那里高出前基近1米,但前面有许多格状,且有往右后延伸的格局。殿基右前坎下有三台大土,土中间还有几个石磉礅和扔在坎边的碓窝。当地人说那是禅房,是居士和香客居住的地方。大殿左后方叫“花园墥”。前左侧有水井、洗菜地、洗衣池和很大的放生池。水井为三眼品字井,大井宽1.4米,深1.6米,有四级台阶,取水就视水位起落而上下。左右两小井则为边长0.8米的正方形,右眼边已长出一颗胸围 米的柏树,它为我们阐释了古井的年龄。井外的两个池,虽然池泥淤塞,但那清晰的边沿告诉我们其大小应在30平方米以上。再往外的大池,利用两山间的低凹,人工筑一条小堤而成,宽15米,长30米。在一个四面险绝的山巅上还筑这么一个大塘,不能不说“豪华奢侈”。

在水井的左后方,还有两座五层墓塔,周围的松杉和水竹很高,走近了看,双塔还是十分显眼。很明显,塔下方被掏挖过,看下去空空荡荡,其中一座下面还可以看到破碎的大块陶片。听人说,原来里面有大陶缸,没有破的就被人拿走装石灰去了。塔身上有文字,只可惜因石料不好,时间稍久就无法识读了。但从一些残缺的文字中,大概可以判断墓塔的主人是女性,好像有乾隆的字样。在靠近塔基坪的地方有一块断碑,我第一次去时还依稀可以读出几字,但连不成句,也看不清落款。可第二次去时,就什么也看不见了。据了解情况的人介绍,这古寺周围的墓塔有三处,另两处一处在大殿右方的小山上,一处则在离得较远的村庄对面的山脚的土台里。这些塔都毁于上世纪50年代末,全被撤来烧石灰了,其中最大的一座塔烧了6万斤石灰。大殿及禅房的木料也是那时撤下山去修了学校。

第一次去考察,时间不够充分,因为要下山去吃午饭。虽然了解了几个当地村民,他们也没提供有价值的东西,就离开了。第二次去,有省社科院的王路平研究员,时间安排要充分一些,所以就又去了山寨左边的山上。他们说还有古寺遗址,但我们没有去那里,只去看了傲立在绝壁山脊上的两尊骄子岩。那也实在太奇,竟然在那壁立千仞、宽不过2米的崖脊上还挺立两尊奇石,那奇石上大下小,高不过6-7米,宽不过2米,可薄得很,最薄处不足30厘米。有一农民兄弟说,这石头太奇,我一下就可以将它推下山崖。我们急忙阻止,使不得,那山崖有200多米高,你推倒了奇石,还不一齐下崖?